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坦心谁信?!

http://heilao.blog.tianya.cn 天涯博客:黑老的黑匣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独在异乡为过客 @ 每逢佳节必省亲 闲逛攀谈坦诚待 @ 凡人小事日记本

网易考拉推荐

黄昏吟  

2011-06-07 13:22:21|  分类: 市井长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因钟老之事又来到老年呵护中心——

钟老有一姐在广州,现年93岁,外甥女已届古稀之年,也在广州某干休所,常挂念舅舅,逢年过节不时给他邮寄些零用钱来(钟老的所有存折、工资卡都掌握在他儿子手上),今年四月初五,是钟老86岁生日(乙丑年生,属牛),她又从邮局给舅舅汇款来,委托钟老的好友收款并转交,咱就是她的委托人;

从钟老房间出来,咱看到福利院门口有人在哭诉,咱好奇地凑近;

有位瘦削老者坐在轮椅上像读古书吟诗文一样在哭诉,旁边一位像是护工的妇女在倾听——

“你还认得我是哪个不?”妇女打断老者哭诉;

“我本是一个不清白的人,但我认得你是我的女儿、我的至亲,”老者继续像吟诵古诗词一样诉说,“我这一世有好多的苦水讲不清,请你听我慢慢言表莫作声……”

见到咱凑近,女儿回头有点儿尴尬地笑了一下,“本来我爷老子(读音YA  LAO ZI,方言,意为父亲)一直蛮清白的,不晓得何解,这些天变得有点儿神志不清,怕是老年痴呆症了。”

此时,老者抓住咱的手,央求咱坐下来听他诉说;女儿忙说“人家有事,莫耽误别个的事啰”,咱示意让她啥也别说,攥住老者的手,坐下聆听;

“我今年已经九十五,名字叫做苏本福,”老者依旧泪眼朦胧,“我一生吃过不少苦,晚年脑壳打乱鼓……”

咱一听,觉得面前这位苏老神志还算比较清醒,想到老年痴呆症患者一般对以前的事都有比较清楚的印象,于是便问道:“苏老,您还记得以前的故事么?您在家排行老几?兄弟姐妹感情挺好吧?小时候父母对你如何?”

听咱这样一发问,苏老更加情绪激动,边擦眼泪边哭诉:“我心里清白明如镜,过去事情全都在心中;我是家里满崽子,爷娘对我特别亲;现在爷娘都不在,天下没人再把我疼;可惜四哥败家子,家里钱财全让他掏空;我家曾有满屉子袁大头,装满屋里一坛瓮;四哥叫他崽埋藏在后山,后来消失无影又无踪……”

当面聆听着这样真切的哭诉,咱也感慨万端,不知说啥来劝慰苏老,况且他的湘潭口音挺重,咱不能完全听懂;

但苏老显得找到了倾诉对象,紧紧抓住咱的手不放;

最后,女儿无奈,只好对老父撒谎:“他还要去看望另外一位住院的老人,等会儿他再来听你打讲,好不?”

就这样,咱挣脱苏老的手,替他擦干眼泪,看着他女儿将其缓缓推进大门边的电梯间(这是一个三层楼四合院似的建筑)。

 
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
 
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
 
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
 
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
 
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
 
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
 
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
 
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 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 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 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 
黄昏吟 - 坦心谁信 - 坦心谁信?!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5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